制药行业巨头打响专利战,醉翁之意不在酒 首 页 行业新闻 制药行业巨头打响专利战,醉翁之意不在酒
产品中心News Center
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 址:山东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服务部:400-608-1819
重点客户部:15806369297
传 真:0536-8073601
E -MAIL :hexingshengwu@126.com
邮 编 :261000
总机号码 :0536-8073600

制药行业巨头打响专利战,醉翁之意不在酒

发布日期:16-10-13   来源:  点击:0

  2.jpg

赛诺菲重磅药物“来得时”核心专利到期,提起专利侵权诉讼以拖延仿制药品上市——巨头打响专利战,醉翁之意不在酒

制药行业历来是专利侵权纠纷的高发地,专利诉讼一直是跨国药企用来阻击竞争对手、维持市场地位的有力武器。近日,围绕治疗糖尿病的重磅药物来得时,两大制药巨头燃起了专利战火:法国制药商赛诺菲宣布对美国制药商默克公司提起专利侵权诉讼。赛诺菲表示,默克公司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提出的新药侵犯了赛诺菲持有的10多件专利,其中包括来得时和胰岛素注射笔soloSTAR的相关专利。

事实上,核心专利到期,提起诉讼来打击竞争对手的专利战术,赛诺菲已非首次运用。对此,有关专家表示,赛诺菲或是在用专利诉讼策略来拖延仿制药上市的时间。由于原研药企对专利药品设置了重重障碍,药品的核心专利到期并不意味着仿制药一片坦途,仿制药企还需谨慎而为。

  重磅药物再起纷争

来得时是全球首个长效胰岛素类似物,具有减少给药频次、降低血糖波动和低血糖风险等优势。因此,来得时上市后逐步成为糖尿病一线治疗药物,连续数年蝉联糖尿病药物销售榜冠军,并在2014年为赛诺菲带来了约84亿美元的销售业绩。

相关数据显示,来得时在美国的核心专利US6100376和US5656722已分别于2010年5月6日和2015年2月12日到期,而另外3件外围专利US7918833、US7713930和US7476652也将分别于2028年3月23日、2023年12月13日和2024年1月23日到期。

来得时核心专利到期已引起了其他药企的仿制。目前,受仿制药影响,来得时在欧美市场的销量出现大幅下滑。赛诺菲2015年第四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受来得时在美国的销售走低影响,赛诺菲糖尿病药品销售已下降了6.8%。

目前,诉讼双方均没有就此次诉讼披露更多细节。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医药申诉二处审查员魏聪对此次专利侵权诉讼的可能性进行了分析。“在赛诺菲来得时核心专利已经到期的情况下,如果默克公司确实存在侵权行为,估计很可能是侵犯了来得时的外围专利,即在核心专利基础上进行了技术改进的相关专利。当然,此次诉讼也可能仅是赛诺菲‘虚晃一枪’,目的是为了延长默克公司新药审批流程和上市的时间,从而降低来得时核心专利到期后销量下降的影响。”魏聪向本报记者表示。

“由于默克公司的糖尿病新药正在向FDA提出上市申请,如果成功上市,其将稀释来得时的市场份额。美国相关法律规定,如果原研药企对仿制药企提起专利侵权诉讼,那么FDA对该仿制药的批准就要自动推迟30个月。赛诺菲通过对其提出专利诉讼,可以延长其在FDA的审批时间,获得更长时间的市场独占,这期间的经济利益是不可估量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事实上,对于这一专利战术,赛诺菲已非首次运用。据悉,赛诺菲曾用类似手法阻击美国礼来公司生产的来得时仿制药Basaglar。2014年7月,赛诺菲起诉礼来公司正在申报的糖尿病药物Basaglar侵犯了来得时的7件专利。2015年10月,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协议规定礼来公司向赛诺菲支付专利使用费,并许诺在2016年12月15日前不销售Basaglar。事实上,Basaglar在2014年8月就获得了FDA的预批准,欧盟人用药品委员会(CHMP)已建议批准该仿制药。赛诺菲运用此次专利诉讼成功拖延了Basaglar的上市进程,并为来得时后继药Toujeo的成功上市做好了充分准备。

专利到期陷阱重重

可以说,赛诺菲的专利诉讼策略是原研药企运用法律武器打击仿制药的缩影。“专利侵权的背后隐藏的是商业利益,专利诉讼只是策略和工具,从这个角度看,赛诺菲借专利侵权诉讼推迟默克公司新药上市,是典型的出于竞争策略的考虑。”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袁真富分析,在产业界和实务界,“法律问题商业化,商业问题法律化”的现象已不鲜见,即有时可通过商业手段(专利许可、企业并购或其他合作等)解决侵权等法律问题,有时又把一个商业问题或市场问题,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而这一现象在医药行业尤其是专利药和仿制药的博弈中尤为突出。

专利药物尤其是重磅药物的核心专利到期后,大量仿制药企就会争相仿制,抢夺市场份额。有研究显示,在仿制药大量上市后的6个月时间里,相关药品价格通常会降到专利药的20%左右,而专利药的销售额会下降70%,这就是与专利药企生死攸关的“专利悬崖”。

但是核心专利到期是否就意味着专利药的一蹶不振,仿制药可以大举抢占市场?“一些重磅药物的核心专利到期并不意味着其他药企就可以直接仿制上市,这中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魏聪分析称,大型药企的专利申请策略通常是围绕核心专利对药物进行全方位的专利布局,从而形成一个密集的专利网络。即使核心专利到期后,外围专利仍然能起到保护作用,仿制药企仍然难以绕开这些专利壁垒。

袁真富对此也表示赞同,他指出,一个药物有可能涉及数件专利,某些专利的失效并不代表仿制整个药物都合法,许多制药企业也会策略性地通过不断改进来持续保持竞争力,并继续在改进的药物上靠专利保持市场的垄断地位。

相关业内人士也向本报记者透露,除了提起专利诉讼、设置专利障碍,大型药企往往还会通过申请延长专利保护期、对仿制药进行专利许可、加大研发力度、改变药品配方等手段来应对仿制药的竞争,因此,仿制药的发展之路仍布满荆棘。

仿制药品需要审慎

近年来,随着大量具有广阔市场前景的重磅药物的专利到期,众多仿制药企“摩拳擦掌”,意欲进军市场抢占份额,但原研药企布下的重重陷阱也让许多企业望而却步。对仿制药企而言,如何应对专利雷区,规避专利风险成为当务之急。

魏聪建议,仿制药企在选定仿制目标后,首先要针对仿制目标的专利申请和授权情况进行全方位的专利检索和分析,明确核心专利和外围专利的保护期、保护范围等信息,寻找可利用的专利空白,规避专利雷区。此外,仿制药企还要加大研发力度,积极创新,针对仿制目标的相关技术进行外围专利的布局,为以后进一步争夺市场、寻求专利交叉许可的机会打好基础。

在此基础上,袁真富提出,面对仍处于专利保护期内的药品,仿制药企有时不必被动等待专利失效,可通过回避设计、积极提起专利无效宣告请求等手段来应对。此外,中国药企在生产仿制药时还可建立专利数据库,定期更新,及时掌握国际上相关药品的专利动态。“中国药企还应积极致力于研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药物,而不能仅仅盯着药品仿制。”袁真富表示。